附近哪有小姐100元

附近的人

来源:中华网地区:玻利维亚剧发布:2021-01-20

附近的人剧情介绍

【大纪元2021年04月20日讯】(香港大纪元记者李曦恩采访报导)4月16日,中共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今年首季的经济数据,大陆生产总值(GDP)初步核算 同比 增长18.3%。有分析师表示,数据不仅低于市场的预期,而且其能否持续还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性。在“ 信贷-投资-债务 ”的拉动下,中共的GDP背后是资源的浪费和巨大的 金融风险 。
中共国家统计局16日公布2021年中共首季GDP初步核算为249,310亿元人民币,以可比价格计算,较2020年首季增长了18.3%。其中,第一产业(包括农业、林业、渔业、畜牧业)增加值为11,332亿元人民币, 同比 增长8.1%,两年平均增长为2.3%;第二产业(包括采矿业、制造业、电力、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,建筑业)增加值为92,623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24.4%,两年平均增长6.0%;第三产业(包括服务、信息技术、不动产、教育、医疗、文化、旅游等)增加值145,355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15.6%,两年平均增长4.7%。
驻港金融分析师 蒋天明 在接受香港大纪元专访时表示,看似“亮丽”的数据并不能代表中共经济强劲复苏。他说:“首先,去年同期,GDP同比下降6.8%,令今年的GDP增长核算是以一个较低数值为基础,才录得1992年以来的GDP最高增速;第二,18.3%的增长同比不仅低于市场预期,而且GDP环比增长也在近五年中排名倒数第二;第三,从货币数据看,首季经济增长速度是否可以持续,存在着较大不确定性。”蒋天明补充说,更值得注意的,是在“ 信贷-投资-债务 ”的拉动下,中共经济增长的背后是资源的浪费和巨大的 金融风险 。
去年同期,即2020年首季,受中共病毒(武汉病毒、新冠病毒)大暴发的影响,中共经济出现历史性萎缩,GDP同比(即和2019年同期相比)下降6.8%。其中,第一产业增加值为10,186亿元人民币,同比下降3.2%;第二产业增加值为73,638亿元,同比下降了9.6%;第三产业增加值为122,680亿元人民币,同比下降5.2%。
蒋天明 指出,2020年首季GDP的下滑给2021年GDP核算提供了一个非常低的基数,这使得中共经济在本年首季出现了1992年以来最高的同比增长率。也就是说,亮丽GDP同比增长数据不是因为今年首季经济增长得快,而是由于去年首季经济萎缩所致。然而,同比增长率仍然低于市场的预期。
据彭博社(Bloomberg)报导,摩根士丹利(Morgan Stanley)经济学家Deyi Tan预期中国2021年第首季同比增加20%;而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(The Wall StreetJ ournal)调查的经济学家对中国第首季的预期达到了19.2%。中共国家统计局也披露了2021年首季GDP较2019年首季增长了10.3%,两年(2020、2021年)平均增速5%。蒋天明指出,5%是2016至2019年这四年中季度增速中最低的。
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25日在南京主持部分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视频座谈会时表示,“今年情况特殊,分析经济不仅要看同比,还要看环比,一些经济指标同比增速快,很大程度上有去年同期基数低的因素。”
按照环比看,中国2021年首季GDP较2020年第四季度增长了0.6%。蒋天明指出,这里的环比是指和上一个季度相比,也就是2021年首季和2020年四季度相比。2021年首季GDP环比增长率在过去的21个季度中(2016年至2021年首季)排名倒数第二,而2020年第首季排名倒数第一,GDP环比下降9.3%。同时,2021年首季GDP环比增长速度也明显低于2016年首季的1.6%,2017年一季度的1.8%,2018年的1.9%和2019年的1.8%。这表明经济增长乏力。
2021年4月12日,人民银行举行2021年首季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,公布了中国宏观经济最重要的指标——社会融资规模和广义货币M2。这两个指标具有一定的领先性,直接影响未来的实体经济的表现。
3月末,中国的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94.55万亿元,同比增长12.3%,比2月末低1个百分点,同时也是近8个月来首次低于13%。广义货币M2在3月末的余额是227.65万亿元,同比增长9.4%,增速比2月末低0.7个百分点。
YouTuber蒙面财经在他的节目中表示,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在2020年11月达到顶峰13.7%之后,基本上出现了逐月回落。广义货币M2也基本上从去年的历史高位开始出现下滑。这表明需求在下降,因为货币的背后是需求。
社会融资规模是指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总额,其中包括银行、证券、保险等金融机构,也包括债券市场、股票市场、保险市场及中间业务市场等等。而广义货币供应量(M2)是指流通于银行体系之外的现金加上企业存款、居民储蓄存款以及其它存款,它包括了一切可能成为现实购买力的货币形式。
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曾撰文表示,社会融资规模与广义货币(M2)相当于一个硬币的两个面,但是两者统计的角度和范围却不一样。
社会融资规模来源于金融机构的资产端,是站在企业、居民和政府等融资端来看实际经济的融资需求。社会融资规模扣除了金融体系内部的资金往来,单纯的反映了金融系统对实际经济的经济的资金支持。而广义货币M2来自于金融机构的负债端,既包括企业和个人的存款,也包括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在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存款。M2追踪了社会货币的供给速度。
社会融资规模包含的范围也比广义货币M2广。社会融资规模不仅包含银行存款和表外融资,也包含债券融资和股票融资。而M2只包含了银行体系,却没有包含债券融资和股票融资的部分。可以说,相比起M2,社会融资规模与实体经济的关系更紧密。
在2021年的中共政府工作报告中,李克强指出,“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。”同一句也出现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(草案)》中。由此可见,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与GDP有着紧密的关系。而社会融资规模和广义货币M2增速的回落,也向市场传递着一个信号,也就是2021年首季的GDP增速很可能无法维持。
在拉动中共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(投资、消费、出口)中,投资起到的作用举足轻重。据CEIC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的投资占其GDP比重高达43%。虽然中国GDP总额排名世界第二,但投资对中国经济的作用远超于世界上排名前十的其它国家。
蒋天明指出,中共长期以来依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,即使投资的项目并没有市场需求、盈利能力很低。所以我们看到了中国大量空置的房屋和众多行业的产能过剩。这带来的是巨大的浪费资源以及金融风险。因为这些投资是基于信贷的扩张,也就是投资的资金来源主要是依靠举债。
海通证券在其一份宏观研究报告《从历史看信贷扩张下投资如何配置?——兼论过去20年中国资产表现》中分析道,在过去的20年当中,中国经历了四轮信贷扩张。如果以发电增速来衡量经济发展的情况,在06至07年,08至10年、12至13年、15至17年这四次信贷扩张中,中国的经济增速得以被拉高。
可是另一方面,信贷的扩张也让中共经济累积了大量的债务。国际金融协会(IIF)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第三季,中国债务累计至GDP的335%,即GDP的3.35倍,也就是说每产生一元的GDP,就伴随着3元的债务产生。
目前,中国大陆不论是房地产、国企、地方政府、金融机构都纷纷爆出严重的债务问题。2020年2月,北大方正债券违约;11月,河南永煤、华晨汽车、清华紫光,接连发生债务违约。2021年3月,河北省国资委全资拥有的冀中能源技术性违约,重庆市国资委100%拥有的重庆能源出现银行票据违约,房地产开发公司华夏幸福陷入债务困境;2021年4月,由中共财政部主要持股的中国华融陷入债券违约风波,债券价格暴跌。作为大型金融控股集团、具有相当高的系统重要性的华融,它的“风险黑洞”会对中共的金融体系带来巨大的冲击。
蒋天明表示,中国太多的企业不能通过自身营运所产生的现金来偿还债务,主要依靠“再融资”,也就是借钱来还债。而随着利息的累积又会进一步推高债务。
蒋天明说,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”,中共通过不停地举债,吹出了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,并不停地对外宣告“亮丽”的GDP增速,可是GDP背后的债务却像一个炸弹,随时威胁着中共的金融体系的稳定。

详情

Copyright © 2020

附近的女单身 附近有小姐妹电话号码吗 附近小姐电话号码 附近500米足浴养生保健店 赣州的健康路胡同在哪里
高端空降微信群 附近哪里有送快餐的 附近小学生有卖B的没有 富侨398养生是干嘛的 附近500米足浴spa养生